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繁星|故乡的水井

2019-08-25 点击:1300

  扬子晚报网昨天我要分享

  水井,是生命的源泉。没有一个村,是无井的。在青阳,就连高山少水的五梅村,也在石头缝隙里,淘一口井,浅浅的,却汩汩地有水从石缝中,往外冒。

暗河,托着那些淙淙不绝的井,就像游子不管走得多远,家乡与亲人就是牵着自己的那根线一样,细若游丝,看不见,却能感受得到。

  image.php?url=0MsFGaPCP2

  井不分大小,都有一个名字。有的端庄,有的神圣,有的却不乏诙谐。龙王井,县城天台南路的一眼古井,曾经的口碑与荣耀,不逊色于一座享有盛誉的大家族的祠堂。结果,它也逃脱不了城市建设的步伐,如今掩埋在一座十多层的大厦之下;六泉井,从明朝到现在,可能喝这口井水的人,没有听这个井故事的人多。当一口井与一场决战有关,与一个朝代的兴衰成败有关,这口井再怎么谦恭,也阻挡不了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。

  过去,富庶人家嫁女,陪田陪地陪山林,觉得还不够,又顺手陪一口水井。水,你不能从娘家带到婆家,那就花银子在婆家的地盘上,选一块吉地,打一口陪嫁之井。这井,如今在九华乡柯村柯乔牌坊不远,还幽幽地等在那里。

  每个游子的心中,都珍藏着一口井。我也不例外。我心中的这口井,在庙前镇玉屏村的西庄。这口井的水甘甜,尤其是夏天,用这个水烧菜,菜几天不馊;泡茶,几天不坏。小时候,去这口井挑水时,就喜欢与小伙伴们在宽大的井台上玩,下一盘象棋,谁输了,就喝一葫芦瓢井水。 不久前,我想念家乡的这眼老井,特意回乡,来到井边。现今,村里家家都用上了自来水,这口老井近似荒废了。只见过去锃亮的井台,现已荒草萋萋,井边小径开满了许多不知名的野花,还长起了一蓬荆棘。只是那井水,还是那样地清澈,明镜一般叠印着蓝天白云。

  井有多深,乡村的底蕴就有多厚;井有多古,乡村就有多老。等到乡村古井渐渐少了的时候,我们的乡愁,就会多起来。

华明h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
日期归档
bbin宝盈娱乐 版权所有© www.csgofasts.com 技术支持:bbin宝盈娱乐 | 网站地图